熟悉“阿德哥”毛猛达的上海人都知道,伊是球迷,申花球迷。独脚戏《石库门的笑声》演满百场之际,应本报邀请,伊温故知新,分享自己做球迷的精彩故事。一开口,“阿德哥”就噱头十足,因为,球迷的角色已经融入伊的独角戏创作。戏里戏外,“阿德哥”与足球形影不离。

按现在的讲法,作为球迷的毛猛达“咖位”不小。伊回忆,自己看球,最早是受父亲影响,上世纪60年代,足球在上海的工人中相当普及,许多工厂都有自己的球队,上海足球队就是以工人队为班底,从青年队补充新鲜血液组建的。“阿拉爸爸跟上海足球队的一些队员熟悉,我就跟牢伊开始看上海队比赛。”

毛猛达说起少时看球的情景,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。“当时阿拉上海队里老有名气的球员,一个叫张正友,一个叫赵光华。两个人配合,前者是头球,后者是定位球。”提到自己欢喜的球员,伊来了劲道,“老早看上海队比赛,一到角球,场子就哄起来了。这就叫角球半只球。赵光华脚法交关好,皮球罚出去,门前张正友一米八几,伊头球特别灵光”

那支上海队在当时强手如林的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勇夺三连冠,球迷毛猛达一路追下来,对上海足球的感情,延续到申花队。所以,熟悉毛猛达的球迷都晓得,伊是真的痴迷足球。后来,毛猛达用心唱戏,从“小滑稽”升格为滑稽戏“大咖”,忙于创作和演出,看球的辰光少了,带给上海人的欢笑却多了。荧屏上,大家看伊在情景喜剧里扮演“阿德哥”,噱头十足,让人笑痛肚皮。但如果挤得出一点时间,毛猛达还是屏不牢要去球场。

有一趟,伊跑了老远去金山体育中心,看申花队与申鑫队的德比,刚一探头,就被下面看台的球迷“捉牢”,这不是“阿德哥”吗?有“阿德哥”助威,球迷更加开心,场子里气氛交关热烈,高喊“阿德!阿德!”但是,毛猛达遗憾不能下去跟球迷一道喊。为啥?“因为我还要保护嗓子。”伊解释,“一场比赛喊下来,第二天唱不了独角戏了。”

从另一个侧面,也可以证明毛猛达是线年代,全国足球工作会议在上海召开,伊特地创作独脚戏《球迷》,里面讲到一名盲人球迷,去赛场“看”球的故事。这可能是第一次以球迷为题材的独脚戏作品。

毛猛达讲,创作这只段子,是有生活原型的,当时从《新民晚报》上看到一则报道,写一名球迷家住山阴路,离开东江湾路上的虹口体育场不远。每到申花队的比赛,球场里高分贝的助威声,一直可以传到伊住的弄堂,光拿只半导体收音机听比赛,总不过瘾,伊心里痒痒,想去亲身感受下申花队比赛现场的气氛。

噱头就出在这里,独脚戏里,毛猛达演的盲人球迷来到虹口体育场的看台上,挤在申花球迷群里一起“看”球。但伊看不到球场上发生了什么,心里着急,就问隔壁球迷,“几比几啊?”对方回答:“刚刚进场。”“哦哦。”过了一歇,伊又问,“现在几比几啊?”对方回答:“刚刚开始。”几次三番,对方被问得有点不耐烦,“侬自己看呀”,这才发现,旁边是位盲人,于是安慰他不要急,比赛才开哨。“哦哦晓得,”答应对方后,盲人球迷下一句还是:“现在几比几啊?”

球迷的形象多次出现在毛猛达的作品里。有趣的是,老搭档沈荣海不是球迷,但毛猛达与他在台上表演时,足球的噱头经常脱口而出,似神来之笔,“我讲到小辰光住勒延安东路沪光电影院对面的弄堂,叫马德里,沈荣海马上接口,讲伊住勒隔壁的弄堂叫巴塞罗那。我不去睬伊,又讲,这是真的,阿拉这条弄堂后来改造了,改造后加了两个字,叫皇家马德里,伊接过去讲,伊屋里厢的弄堂也翻新了,现在叫西班牙巴塞罗那”

至于两人表演的理智型球迷和冲动型球迷,更是让观众感同身受。输了球,两名球迷都气得掼家生。毛猛达掼电视机,沈荣海掼塑料拖鞋;毛猛达掼录像机,沈荣海掼塑料面盆;毛猛达掼收音机,沈荣海掼塑料牙刷通过舞台上的戏剧反差,两位滑稽戏演员告诫球迷,为足球喜怒哀乐可以,但是,要有底线年

大家都知道,阿德哥是“蓝血人”。毛猛达追了28年申花队,对申花的感情是“既爱伊又恨伊”。申花拿过冠军,申花也让人难过,但伊不离不弃。好在,这两年,申花让人看到复兴的希望。懂球的毛猛达讲,申花队从去年开始明显的进步是防守强了,体能好了,“现在看申花心蛮定。过去踢到比赛后半段,不少申花队员要躺勒草坪上,因为跑得抽筋了。现在一点也没这种情况,阿拉的体力在中超队伍里也是有优势的。”

首轮联赛,申花6年来第一次赢北京国安,次轮3球逆转武汉队,让毛猛达交关开心。阿德哥特别提到申花队里新来的“阿德哥”——波兰中场阿德里安,“阿拉申花今年引进的外援相当实用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aiyinmeiqnq.com/,亚冠上海绿地申花打武汉,伊一脚快发任意球,助攻巴索戈打入单刀这球看得荡气回肠,心情舒畅!”果然第4轮,申花“阿德哥”又在打河北队的补时攻入一脚漂亮的直接任意球,助申花连续4轮不败。

申花球员也熟悉毛猛达、曹赟定、柏佳骏、艾迪,都去给他的独角戏《石库门的笑声》捧场。首轮演出,看到台下坐着一众申花球员,毛猛达非常激动。“申花球员和球迷,是心连心的。曹赟定伊拉侪是我的好兄弟,还有于涛,伊跟我是轧头颈的兄弟。”讲起申花这些与自己感情甚好的球员,毛猛达又出噱头。与于涛、曹赟定两代申花球员同框时,他形容曹赟定肌肉结实,正值当打之年,而于涛因为已经退役,训练强度减了、肌肉松了,简称“肉松”。

讲述石库门里上海人情世故的独脚戏《石库门的笑声》已演到第100场,每轮演出票刚放出来,跟申花球票一样,常常被秒杀。站上舞台,毛猛达与沈荣海两位滑稽戏大咖还是一如既往,兢兢业业地为观众送去精彩的表演,畅快的欢笑,“我觉得,滑稽戏与申花球迷的趣味也蛮接近。因为看阿拉演出的基本侪是上海人,还有长三角地区的观众,伊拉当中很多也是申花球迷。像石库门、滑稽戏、申花队,这些都是上海本地文化、海派文化的代表,阿拉应该好好守护,传承下去。”最近一轮演出,毛猛达邀请好友、知名教头吴金贵来看演出,台上,他直接说到吴指导,“讲到申花队,今朝有幸请到阿拉申花著名的教练吴金贵来演出现场指导。”后者站起来向观众挥手致意,整个剧场立即沸腾起来,毛猛达说,“跟我一样,大家侪是爱上海,爱申花的。(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金雷)

对毛猛达的采访或许是近期工作中,笑声最多的。模仿范志毅、重温石库门的笑声片段、戏说历年看球的轶事作为28年的申花老球迷,采访中,关于申花的典故趣闻一个个从毛猛达口中蹦出来,包袱也接连不断。

同样的,在这位申花老球迷的眼中,足球也是需要底蕴的。念念不忘在澳洲旅游时,偶遇的导游和他对出的暗号:“申花是冠军!”他说,作为球迷,最大的愿望就是申花能成为一家百年足球俱乐部,“让我的儿子、孙子都能看到申花比赛。”在他看来,足球俱乐部的传承之中,同样重要的,也是球迷文化的传承。(厉苒苒)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